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
井陉饶饶
发布时间:2015-06-05   来源:石家庄日报
 
“背背遭遭,吃一碗饶饶(乡音读naonao)。饶饶不够,吃一碗狗肉……”小女淘气地要我背着她,我下意识地哼起了这首不知是母亲还是父亲教给我的歌。没过多大工夫,小女也随着我身体的前后摆动,咿咿呀呀地学唱起来,细听,还挺像,只逗得坐在一旁的妻子好一通笑:“饺子她都不吃,你让他吃饶饶,还吃不够再吃狗肉?”“说不定她会喜欢。”我心里这样认为。
这些年,因家居城郊,天天坐车往返于单位与乡间,车上的时光,大多被与乡亲们不着边际的聊天聊去了,也就很少关心车外的春花秋实。一日,打开车窗透凉,我惊异地发现路边棵棵洋槐已开出一串串洁白的花来,而且那芳馨那甜滋滋的味道顿使我醉了三分。
洋槐花在家乡井陉是制做饶饶的主要材料。记得儿时,村里的这种树并不多,只有村北边有十余棵碗口粗的洋槐。每逢花开时节,一棵树总要爬上去三四位主妇或孩子采摘槐花。而树下,妇女们则将槐花、嫩叶捋在篮内、口袋内。孩子们若在平时爬树,是要被大人打屁股的,但此时可以任意显示本领。往往花季未过,棵棵洋槐就已变成光秃子了。
有了槐花,也就能吃上饶饶了。主妇们将采回的槐花淘洗净,借槐花上残留的水分,与三分之一的玉米面和三分之二的面粉混合,再撒上少许食盐,拌匀后上锅蒸熟,就做成美味可口的饶饶了。吃的时候,或直接以蒜泥或辣子佐食,或待饶饶放凉后另加油清炒或辣炒一下再食,各有各的口味。其实,主妇们制做饶饶可选的材料很多,除暮春的槐花外,初春的杨须、榆钱儿及各种野菜,仲春的扫帚苗,盛夏的各种蔬菜,初冬的红薯叶子等,都可以选用。土豆、红薯、胡萝卜也可用来制作饶饶,但要将其切成丝后使用。我曾使用土豆制作饶饶,吃剩下一些,第二顿加辣椒热炒,其味道香辣,回味无穷。选用不同的食材,各有各的味道,但最好吃的我觉得还要算洋槐花饶饶了。
饶饶,有的地方称其为“块垒”。此原本是主妇们在缺粮少菜年代的无奈之举,是巧妇的“无米之炊”。但近些年在酒店用餐时,我发现以各种食材制作的饶饶也摆上了宴席,成为城里人争相食之的美味。观之,制作精道,食之,却无儿时食之的香甜。
下车,在回家的路上,刚巧碰上一位挎着一篮新采摘的槐花的当家大嫂。我望着鲜嫩的花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大嫂似乎猜出了我的心思:“给你点,回去做饶饶吃个鲜儿吧。”我不劳而获,大喜,但不知道女儿爱不爱吃。
 
 
 
 
 
 

石家庄市旅游发展委员会 版权所有 © 2011 冀ICP备07501834号 石家庄旅游网
电话:0311-86689195  地址:石家庄市中山东路21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