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
听戏阳和楼
发布时间:2017-10-22   来源:燕赵都市报
 

 
阳和楼匾额 
 
 

 
阳和楼前演出河北梆子《辕门斩子》 
 
听闻阳和楼在古城正定落成揭牌,不免想去看一看。进了南城门,向北又走了大约一公里,已然可见这座庞然高耸的建筑——修复一新的阳和楼在原址拔地而起。更让我感到喜出望外的是,阳和楼前的小舞台上,一出好戏刚刚开锣——正定县河北梆子剧团演出的《辕门斩子》。听当地人说,每逢节假日,这里天天有戏曲表演。
正定县素有“九楼四塔八大寺”之称,阳和楼便是九楼之首,为历朝历代“镇府之巨观”。古建泰斗梁思成先生曾四次到正定考察,似乎对阳和楼情有独钟。他在《正定考察纪略》中写道:“沿南大街北行,不久便被一座高大的建筑物拦住去路,庄严尤过于罗马君士坦丁的凯旋门。很高的砖台,上有七楹殿,额曰阳和楼。下有两门洞,将街分左右……这就是《县志》里有多少篇重修记的名胜阳和楼”。对于阳和楼最具特征的梁枋和斗拱,梁思成先生曾详细观察,并兴味盎然地进行过比较性研究:“它虽没有宋式的古劲,但比清式斗拱却老成得多多。五铺作,单拱,出双下昂,计心造,单是单拱一项就非明清所有。下层昂实是假昂嘴,但是上层昂及耍头都挑起后尾。宋以前的昂多挑起后尾,明清溜金斗则假昂在下,而将耍头及撑头木加长挑起。此处所见则一昂是假,一昂是真挑起,同时耍头后尾也挑起,这个或许可以说是晚宋初明前后两种过渡的式样。且可作昂的蝉递演变的实在的例证。补间铺作第二昂下用华头子承托,本是宋制,但在柱头铺作,则用平置的假昂,而在昂下刻作假华头子,如北平智化寺斗拱之制……”通过这番“比较”,梁先生兴奋地表示:“使我们心花怒放,知道这木构是宋式与明清式间紧要的过渡作品”。高兴之余,梁先生还为阳和楼题写了“凭槛送目,可抚四塔”,“北瞻恒岳,南瞰滹水,右挹太行之晴岚,左观沧海之旭日”的佳句。
正是因为对阳和楼格外钟情,上世纪六十年代,梁思成先生听闻阳和楼被毁时,表示十分惋惜,曾经多次提议重修阳和楼。他认为,正定虽有许多庙宇古迹,但在任何一座“历史文化名城”,都能找到类似的建筑。而阳和楼却不一样,将阳和楼放在中国建筑史,尤其是元代建筑史中进行比较、评价,它不但是“孤品”,而且是“奇迹”。
始建于金末元初的阳和楼,元、明、清均有修葺。如今修复的阳和楼,基本再现了传说中的历史风貌:七楹长方形的楼体,建在高敞的砖砌台基上。南面为正,悬挂写有“阳和楼”的楷书大字牌匾。七楹外东西各有一间碑亭,楼下有门洞,左右各一个,行人车马可以通行,东侧有阶梯可上下。阳和楼正南面的关帝庙,也一并得到修复,狮子、旗杆、牌楼、平台、石栏……与梁思成先生当年照片中记录的情状,基本相符。
据知情者透露,修复一新的阳和楼,外观保持原有风貌,内部则采用现代结构技术。主持复建工程的清华大学教授郭黛姮,正是梁思成先生的弟子,曾主持过杭州雷峰塔重建等工程。复建工程设计主要参考梁思成先生当年的图片、测绘等资料。不过,由于时间紧迫,梁先生当年来不及画很细的图。复建设计者只好结合他当年拍摄的照片,再参考历史上同时代的做法,由此推敲测算出确切尺寸。如今,经过各方不懈努力,古城正定这座地标建筑终于盛装归来。高高矗立在眼前的阳和楼,正如梁先生当年的记述:“其布局略似北平的天安门端门”,“七间大殿立在大砖台上,予人的印象,与天安门端门极相类似”,“全部的结构就像一座缩小的天安门”……我想,倘若先生九泉有知,一定甚感欣慰。
旧日的阳和楼下,是热闹的“坊市”。元人纳新在《河朔访古记》中写道:“左右挟二瓦市,优肆娼门,酒垆茶灶,豪商大贾并集于此”。所以,它不仅仅是文人墨客登高望远的场所,还有一项重要作用——观察市场动态,管理市场。市场管理人员登此楼上,勾栏瓦舍,坊市店铺,尽收眼底,街上来来往往的众人,一举一动皆清晰可辨。
曾经的真定府,虽无京都和大城市那般豪奢,但作为当时全国的文化中心,也是名人荟萃,商贾云集,人流穿梭,远比一般中等城市繁华。当时,文人雅士喜欢登阳和楼把酒临风,吟诗作赋,聚集在阳和楼上研讨作品,交流创作心得。正是在阳和楼上的一次次碰撞中,元曲从民间俚语入诗,转向创作的文人化、专业化,最终成为“一代之文学”。阳和楼的舞榭歌台,就是孕育元杂剧的风云场,河北作为元曲的主要发祥地,就与阳和楼有着扯不清的关系。所以有人说,中国历史上名楼众多,却没有哪一座楼对文化的影响能够超越正定的阳和楼。著名的中国四大名楼,均因一首诗词而名闻天下,但正定阳和楼,却是元曲、建筑艺术之集大成者。
天阴欲雨,空气微凉。阳和楼前那方小舞台上,生旦净丑,吹拉弹唱,正忙得不亦乐乎。乐队演奏,时而锣鼓铿锵,时而管弦悠扬,婉转时如清泉流水,高亢时似万马奔腾,不时引来阵阵喝彩。
杨家将的故事,在民间流传千年,这一折《辕门斩子》,更是妇孺皆知。宋朝时期,辽邦摆下“天门阵”,杨延昭之子杨宗保去穆家寨取降龙木,被穆桂英所擒。穆桂英因爱慕杨宗保的人品武艺,私自招亲。杨宗保回营后,杨延昭大怒,将宗保绑在辕门欲将其斩首。穆桂英为救自己所爱的人,投降大宋,并献上降龙木,大破天门阵,立功救下杨宗保。“提起来小奴才该杀该斩,恨不得把逆子油锅去熬。儿有令命奴才巡营瞭哨,小奴才大着胆私把亲招。有焦赞和孟良禀儿知道,你的儿跨战马前往征剿,实想说把穆柯寨一马平扫,穆桂英下了山动起枪刀,将你儿挑马下三军辱笑,提起了这件事羞愧难消,因此上绑辕门将儿头找,儿斩子与国家整一整律条……”作为主角,杨延昭有很多类似于此的大段“快板”,劈波斩浪,势如破竹,听起来十分过瘾。《辕门斩子》这出戏,剧情起伏跌宕,唱功繁重,极为考验演员的表演功力与舞台修养。
台下观众,坐在自备的马扎上,听得津津有味,偶然路过的行人,也忍不住驻足观看。男女老少各色人等,或站或坐,将小舞台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。这种露天演出,台上台下直接相互呼应,戏里戏外看得格外真切。不禁使人想象当年元曲繁盛之日,阳和楼下一定就曾如此花团锦簇,丝竹管弦绕梁。
剧终人不散,依依不舍的观众,追随着杨延昭、穆桂英走下舞台,看他们含笑致意,看他们欣慰回眸……直到一步步远去,渐渐消失在阳和楼的洞门。冥冥之中,忽然感觉这里有一股强大的气场,有一种浓烈的氛围。爱戏懂戏的正定人,默默传承着元曲之乡的血脉,续写着元曲遗韵。巍巍阳和楼,似乎从未倒下,一直耸立在古城悠扬的丝竹声中。
 
 
 
 

石家庄市旅游发展委员会 版权所有 © 2011 冀ICP备07501834号 石家庄旅游网
电话:0311-86689195  地址:石家庄市中山东路21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