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游戏
民间游戏

走子在本县有广泛的群众基础,除不懂事孩子和严重智力不健全者,几乎人人会走、爱走。其源渊虽无考,但在民间广为流传的最迟时限不晚于清代,而且至今盛传不衰。它不需要任何专门设施和场地,不受时间的限制,工余饭罢,田间地头,随即可拣起小石块、小瓦碴等为“局子”,就地画局对垒,以决胜负。其走法类似下围棋:2人各执一种区别于对方的“子”,在子局上遵循既定的线路交互走动(每人每次只走1步),通过“吃”对方的子或将对方的子“憋死”为获胜。子局比围棋线路简单,而形式和走法却多种多样。常用的有“三连”、“四连”、“六连”、“五路担”(又称“憋葫芦”)、“憋四”、“憋 茅”、“憋牛角”等。均为2人对阵的斗智型活动。“三连”:从布局摆子开始,双方各即力争尽快摆子为“乘”(一方的三个子直线相连为“乘”)。构成一“乘”,即可另拿一个子压住对对方不利的某一子。将子布满面局之后,拿掉双双相压的子,使其成为空档,然后开始轮番走动局内之子。走成一“乘”,薅掉对方一子,直至将对方的子薅完才算获胜。但在薅子时不能薅对方构成“乘”中的子(如果对方没有其它闲子,方可薅掉“乘”中之子),因而各自力争尽快走成“乘”的形式。一旦某方走成“来回乘”,步步即能薅掉对方一子。如果走成上下左右均为“乘”的格局,对方就不能再来薅子,这就立于不败之地。

“四连”:共用16子,每人8子,双方交互布子。以1方的4个子全部占据1个小方格的四角为“乘”;以4个子占满并构成一条直线(横竖均可)为“四”,摆子为“乘”,可另用1个压掉对方1个子;走子成“乘”,可薅去对方1个子。摆子成“四”可压掉对方1个子;走子成“四”,可薅去对方1个子。以薅光对方的子为获胜。

“六连”:每人18子,布子走子与“四连”类似,以占满小方格四角为“乘”,以占满并构成一条直线为“六”。成“乘”,压掉或薅掉对方1个子;成“六”,压掉或薅掉对方两个子。直至薅光对方的子为获胜。

各种形式及走法的“连”,均以力争自己将子构成为“乘”(或四、或六)的格局,并通过压、薅对方的子、极力破坏对方成“乘”的条件和机会,作为取胜手段。

“五路担”的布子和走法是:对垒双方首先各将5个子摆在靠近自己的一条边线上。然后轮番走子,每番走1子,无论纵横斜向,只要有线可循、无子阻档、不折转方向,可任意走动。如将1子恰好走至对方两子之间,构成平行相连的“一线三子”,就算将对方的两个子“担”起来,可将此两子同时薅掉,并换上自己两个子。如若走成自己两个之间正好“夹”住对方的1子,形成“三子平行一线”的格局,就可将对方被“夹”的1个子薅掉,并换上自己1个子。采用这种“夹”、“担”换子方式连续走动、薅子,待将对方薅得只剩1个子时,即不能再薅,而要通过围、堵、截、逼待方法,将对方所剩的1个子一直逼进“葫芦”里面,再憋至“葫芦”顶尖之处,使其无路走,即为获胜。如若憋不住对方,让对方的子从葫芦中一旦逃出来,重新获得“战斗”能力,那就需要继续再战,以决胜负。

“憋四”:双方各执四子,先摆于靠近本人一方的方格四角处,然后轮番走子(每人每次只走1子1步),直至将对方的四个子逼到无路可走为胜。

“憋 茅”:双方先各将两上子分别摆在相同的两条边线上,然后轮番对走、对逼(不薅子),直至将对方逼至无路可走为胜。局终,败者需向圆圈内唾一点唾沫,谓之“拉 ”,属戏谑性玩耍。多为小孩子所用。

“憋牛角”:一方执单子置于“牛角”根部的一边,另一方执双子依次置于“牛角”根部的另一边。执单子者先“走”,执双子者后“走”,直于将单子逼到“牛角”的顶尖,使其无路可走为止。

少年儿童的传统体育活动尤为丰富多彩。其中有单人活动的“打风老婆”(又称“打木牛”)、“放风筝”、“推圈”、“风葫芦”、“耍核桃”、“风找燕”、“放羊 蛋”等;2人活动的有“四角”、“打瓦”、“打彩”、“蹦圈”、“结绳”、“当子”、“滚泥钱”、“弹杏核”、“解葫芦”等;3人活动的有“坐椅子”、“骑毛驴”、“挤豆腐”、“跑大碾”等;4人以上群体活动的有“狼吃猪”、“猫抓鼠”、“杀羊羔”、“捉迷藏”、“溜疙瘩”、“跑马城”、“织布抗梭”、“瞎子摸脚”、“蹬洗脸盆”、“瞎子捉瘸子”、“跑马上刀山”等;不限人数多少的活动有“踢毽子”、“跳绳”、“格登遭遭”等。某些项目在活动开始或进行当中还附带有趣的对答及优美的歌谣。如“当子”、“坐椅子”、“解葫芦”、“狼吃猪”、“杀羊羔”、“跑马城”、“织布抗梭”、“跑马上刀山”等。女孩子最爱玩的是“当子”、“踢毽子”和“结绳”。